东爱以及被人民网转的东爱,还是会哇哇哭

 
n年前,爱情这根弦还在和心眼儿一起缺着的时候看的,也就止于围观故事,东京和爱情都被打酱油了。作为故事,当时极其不忿其叙事基础——爱情的成立。活泼爱笑有个性的莉香怎么可以喜欢脸僵无趣没主见的完治呀,靠!霍然发现,位于爱情两端的人士——没谈过恋爱的傻妞傻小子们,爱情久已沉埋的爹妈、岳父母们——在看待他人爱情的时候大有殊途同归的姿态和方法论,比如站着说话从来不感到腰疼,比如又蠢又痴又理直气壮的“为什么”,比如归纳罗列作比较的欠抽方法等等。即使我们可以总结出喜欢那谁谁的108个理由,但那仍不足以回答“为什么”的问题,因为小A和小B可能有801个可以点赞的亮点,而也许,“爱上”就发生在那个回答不出的“为什么”里。108个就108个,那谁谁还是那谁谁,而“爱上”属于自己。完治还是那个完治,而爱上完治的每一个感受,莉香都永远记得,那是她的。“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十个字里,后九个字更有风致,属于解意与深味,而“情”人人可有。
  
n年后,莉香48岁生日,『ラブストーりーは突然に』又被小田和正唱了一遍,触目惊心的现场版。刚才刷微博看到的,竟然是人民网发的,曰“莉香,生日快乐”。。。违和感顿时腾身而起幅员辽阔啊。内感觉吧,就好比《小时代》票房5亿,你导个电影也5亿,于是关于票房多少的问题你就由跃跃欲试改为隐隐作痛,某种莫名的羞耻感让你特别不爱回答这个问题了。
    总有些自己喜欢的东西不愿意被不匹配的事物触及吧。对,就这么个跋扈的逻辑。赵太爷就不许阿Q姓赵,就不许!
  

东爱电视剧已经看过n遍,喜爱之情溢于言表,漫画也很喜欢.

完治:“莉香跟你都高估我了,我没有办法,承受与了解她全部的想法。”
莉香:“我知道。”三上:“为什么不告诉?”莉香:“我不好意思。因为我想即使我不告诉他,他也会叫我不要去。”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对与错,好与坏,都是两个人的事。百度东爱的经典台词,大多都是莉香“元気です”的台词,比如爱与对方无关,比如爱要努力向前,比如努力奋斗。大家的评论都是,完治不懂莉香的好,而被初恋绊住。其实,能被莉香喜欢上的完治虽然单纯,但是以他对里美的细腻来看,对于莉香不可能一无所知。而莉香对这样的完治,也是懂得。所以在里美与三上分手后,会用那样的表情让完治去安慰里美。很多人不理解,更不理解莉香为什么会在完治面前不断提起里美,甚至像把完治推向里美一样。
其实,莉香没那么坚强,完治也没有那么愚蠢。不过是一个过于敏感脆弱,而另一个过于懦弱。部长对三年后的完治说:“现在的你应该可以很好地处理和莉香的恋爱了吧。”其实,三年后的莉香,或许也可以更好地处理与完治的感情。
从小成长于外国,在日本没有朋友的莉香,经常换学校的莉香,感情一直很努力而一直失败的莉香,或许比谁都寂寞,比谁都没有安全感。而,她又没有足够的人生与情感的经验去用更巧妙的方式寻找到这种安全感,像里美。面对完治可能喜欢里美的担忧,她做的是不断地提起,不断地刺激,甚至在里美每一次的痛苦面前大度地让完治去找她,其实,她希望的是,完治可以告诉她:“里美没关系,我的心里只有你啊。”她说:“我只会这样一种爱人的方法。”
如果,她面对的是三上,是部长,是三年后的完治,那么她可能会获得她想要的答案而露出真正安心与幸福的笑容。但是,她面对的是完治,刚刚来到东京的完治,刚刚面对复杂的办公室政治新着手的工作的完治,对人生迷惘的完治,而更可怕的是,完治他有他细腻温暖的一面,他明白莉香想要的答案,所以,他不是没体察,而是体察了却害怕理会,也就是所谓的:莉香的爱太沉重。
在三上和他说,莉香想去爱媛是因为她想弥补那段空白,完治挂了电话后嘟囔的那句:“我知道。”如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他知道莉香的不安,他知道莉香的不安是因为里美,他知道莉香去爱媛是为了填补他生命里那段她不曾参与的时光。而他,不愿。或许是因为懒,或许是因为不想破坏与里美的回忆,或许是因为觉得莉香不适合那个地方,或许……但是那么多的或许,归结到一个答案,那便是不够爱。
有人说,在与里美结婚后,完治一直不能忘了莉香,甚至后悔当时的自己。我觉得,前半段,不能忘对,后半段的后悔为YY,只是那些喜欢莉香的人,编织的一个童话,希望至少在某些方面莉香能获得她的幸福。但是,对于完治来说,他爱过莉香,甚至在最后分别的时候那份爱还是那么新鲜,没有变质——这或许是莉香爱他的地方,他的专情与宽广。但是这份爱太浅,与情欲有关,与愉悦有关,但是,与痛苦无关。他可以与莉香一起笑,一起玩闹与幻想,但是无法也不愿意承担,承担莉香的不安,承担世俗的眼光。所以他永远会爱着那个只把笑容留给他的女孩,但是永远会下意识地忽略掉她背后的悲伤。尽管他并不是真的一无所知,他害怕直接面对那样的痛苦,就好像在莉香每一次奔跑,他最后面对的始终是她的背影,而没有勇气拭去她的眼泪。
分析这里,完治是不是个妥妥的渣男?别急,莉香还没结束。
莉香爱完治?这个估计不会有多少人反对,他们会说莉香爱完治爱得多么执着,多么伟大。但是别忘了,她与完治相处地如此短暂,而完治事实上直到最后都不敢面对真实的她。她那份与对方无关,那份执着,那份永恒的爱来自哪里?我觉得,是来自她自己的期待。莉香是孤独的,她的背景,她与部长的旧情,她的性格导致她似乎看上去人缘不错,但是很孤独。她也不只一次地表示了自己对完治三人同学情的羡慕,她一直参与他们三人活动,甚至在让完治去找里美时,她说:“我希望成为你们的一员。”她看到了完治对里美完全地彻底地理解与呵护,完治、里美、三上之间纯真而美好的同学情。于是,期待就这么产生了。如果,这个男人也爱上了自己,那么她也可以享受到那份里美所享有的同学情与爱情。他们确定关系的那天,莉香说:“我知道你会爱上我的。”她不是调皮,她是认真的。她相信,有一天,这样一个专一深情美好的男人会爱上她,然后给她一份最纯洁的爱情。可惜,她忘了,她不是里美,她永远地缺席了完治的青春。青春是美好的,因为它没有责任与思考。不用考虑能不能给对方幸福,因为对孩子来说这个不是问题,而是结果。莉香的失败几乎是必然的,完治对里美呵护的勇气并不是来源于他的性格,而是青春本身。而莉香,足够聪明。其实,与很多人的观点不一样,我眼中的莉香是东爱里面最脆弱的女性,她不坚强,甚至也不勇敢。她永远不敢像里美那样对完治说:“我不想你去找里美。”她只是笑着说,没关系,然后带着必然失败的期待。另一方面,她对爱情的要求高得可怕。每一次看似大度下面都是对感情的失望,里美可以让三年后的完治与莉香进行一次两人的同学会,然后幸福地和完治回家。莉香永远不可能,她对完治的告白都带着绝望:“虽然我是这样的女孩,虽然我是这样,但是我就是喜欢自己这么爱你。我好生气,我真的好生气啊丸子。你的心只有一个,并不是只有两个啊,你到底把心放在哪里呢?说你二十四小时都爱着我,不管是工作还是和朋友玩在一起,用你的真心对我说爱我!你要好好抓住我,你的眼中只能有我,不然,我会跑掉的!”她害怕的不仅是完治不爱她,更终级的是害怕自己的跑掉,因为这样就意味着她爱情的死去。同时,莉香比谁都害怕受伤,因为像部长说的:“她会把所有东西都背着。”完治每一次行为都会在她身上划下伤痕,她亮起了“黄灯”,然后,在“红灯”之前,她就会走掉。就像最后那次,坐了倒数第二班的车离开。与其说,她不想让完治难做,不如说,她不想要这份难做的感情。她爱完治吗?我觉得未必,她是爱上了她自己的期待,爱上了她想要的爱情。而当她最终发现这份爱情无法成就时,离开只能成为最终结果。就像部长那样。
莉香并不如她所说的那样完全对对方没有要求——“这份爱我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即使那个人是丸子。”但是因为她爱上了爱情本身,所以即使完治破坏了爱情,为了爱情她还是会留下,尽管她明白最后面对的可能是这个男人的欺骗。莉香一次次地给完治机会,是为了他们的爱情。
“他说有事情要告诉我”
“他还没说吗?”
“可是我装作不知道。”
“为什么 ?”
“我知道他要说什么。我不敢听。”
“你自己告诉我要加油。”
“我努力过了,努力过了,我这么做了。我敲了门。Kongkong,丸子。Knongkong,你在干吗?Kongkong,你在做什么。Kongkong,你赶快天门。Kongkong,可是,丸子还是不理我。还是不行,还是我必须再努力吗?”
是不是还要更加努力才行?莉香只是认错了门牌,所以她白白地敲了半天的门,没人开。
这样的感情,对没有那么爱的完治而言,绝对是压力,甚至是喘不过气的压力。他永远给不了莉香她想要的答案。
感情里面,没有对错。
但是我还是很喜欢莉香,喜欢她的敏感脆弱任性自尊。还有那个结局,多年以后,街头相遇,不过一句:“お久しぶりです。お元気ですか。”而莉香那句:“习惯了一个人。”和最后潇洒的转身也是,脆弱寂寞的孩子总会成长。她会明白世界与感情不能也不会放在一个人身上。她会明白生命的意义,爱情的意义,爱的意义或许不是纯粹的爱本身,而是对方是否是那个真的能给你幸福的人。
我们也会成长。
2015/1/1

喜欢东爱里的每一个人物,人常说性格决定命运,其实也决定了自己想要的另一半是什么,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梁山伯与朱丽叶那种非你不娶,非他不嫁的爱情.终归还是听得多看的少,比中五百万还要难,我有时产生的怀疑—-会不会压根就没有爱情,爱情这东西就是古代人娱乐生活少yy而得的,然后一代传一代,或者说现代人娱乐生活多了,机会多了就变成好了,散了,聚了.聚了,离了.

说跑题了,现在众多主角都华丽丽的登场,我觉得这里面叫的就是天平,本来我最爱的是我自己,但现在我看上你了,我觉得我爱上了你,那就把放我天平里的那点东西放你那里,放上一点,见你没反应,因为我控制不住自己,继续放,还没反应………

然后就会出现如下情况:

1 莉香
恨不得倾囊而出,最后发现自己剩下的除了尊严再没有任何可以给予对方的了,都这样了,对方那头才微微的颤了颤,靠,怎么办?哇哇哭啊,忍痛放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