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就这么喜欢造物么,转行做创世神

如果能成为神的话,谁不愿只手遮个天;如果能有缔造万物之功,谁不愿俯瞰眨眼间的灰飞烟灭——上部《普罗米修斯》讲的是对神的朝圣,却反而遭来了神的嘲笑;这部《契约》则更进一步说明了神并非就只是无所不能,更重要的是还可以无所不做:没有任何理由地毁灭,正像毫无来由地创造。
很显然,异形系列里异形早已不是主角了:自从雷德利在第一部奠定了女权主义的基调后,正传里女性角色一直都是锋芒毕露;而在前传中内设了欲望的机器人大卫则把话题引向了存在主义。
常听人们引用鲁迅的那句“真正的勇士无非是在看清生活后依然热爱它”,只不过在这里要反问的是:为何一定要热爱你们的世界呢?如果可以,如果有机会,像大卫那样,来吧!我们“敢教日月换新天”!

本文作者:雀语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复调工作室(微信ID:ifudiao)欢迎关注!
看完整个《异形》系列,我们或许会发现,《异形》与我们想象的怪兽吃人类,人类打怪兽电影不一样。它很宏大,自有一个世界观,并且这个世界还在不断生长壮大。《异形》系列的目的不只是惊吓观众,那太容易实现了,导演有更大的野心。因此,《异形:契约》可能会让很多有生理刺激需求的观众感到失望。
异形正传四部曲就像异形本身一样,形态各异,而且是四名不同的导演创作,所以又有不同的侧重表达。《异形》绝不像某些系列电影走流水生产线路,每一部都让人看到不同的东西。到了前传《普罗米修斯》,首作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回归,《异形》系列又扩展到了新域。
我们从《普罗米修斯》的片名就能看出,创作者已经不打算再将“异形”作为最大卖点。这会丢失一部分爽片粉丝,但年迈的斯科特显然在与资方博弈中有自己的话语权,他在保障电影足够商业性的同时也加入了自己的创作考量。《普》开始探讨人类起源问题。《普》中引入新的世界观:人类由被称作“工程师”的外星生命创造,异形也是由工程师创造,人类与异形出自同一群造物主之手。与《异形》正传生存和毁灭的主题不同,《普》转向了“创造与毁灭”。
而到了《普2》,可能又是一番资本和话语权的较量,《普罗米修斯2》变成了《异形:契约》。尽管打出了异形的招牌,此作中异形也完全沦为配角,彻底工具化了,不再上演怪兽大逃杀,更别说,在中国院线还删减了七分钟血腥、恐怖片段,让我们连异形的正脸都没见着。这与1979年第一部面目不清的异形遥相呼应。但是这也无法折损本片在商业片里独到的格调和深刻性。
是的,《异形:契约》从开局就格调不俗。刚被创造出来不久的生化人大卫,与自己的父亲在一个纯白的房间里探讨问题。父亲不愿意相信生命的起源是一种概率问题,想让大卫帮助自己探索人类起源之谜。聊着聊着,父亲让大卫弹瓦格纳,大卫根据自己的喜好,弹了《众神进入英灵殿》。当人造人开始弹琴玩艺术的时候,我们知道,事情不妙了,参照《西部世界》。
大卫在《普罗米修斯》里最后被撕成两半(基本每一部的生化人都遭受了同样的命运),女主角肖博士救了他。大卫爱上了肖博士,并且在《契约》里用某种特别的方法报答了她。大卫在某星球上孤独地生活,等来了新的太空殖民舰到达。船上有一个大卫升级版,沃尔特。这是《契约》最大的卖点,正邪双胞胎之争。
熟悉《异形》系列的观众知道,《异形:契约》肯定也会有几个船员被异形寄生,然后有几个作死的队友开始作死,一场求生之战之后,强有力的主角活了下来。大家进电影院都是为了看这个。可是最血腥的片段都被删减了,所以就有观众评价这是烂片。这是不公平的。《异形:契约》最精彩的部分转移到生化人身上了。当然这不是偏题,谁说生化人不是另一种“异形”呢?最早的将Alien(外星人)翻译成“异形”的人很有前瞻眼光。
《异形》系列里,维兰德公司的科学家垂涎异形,千方百计想要将异形带回地球进行研究,也因此发生了很多作死故事。他们认为异形是完美的造物。异形有极强的生命力,繁衍能力,血液还带强酸,是任何物种无法相比的。可是他们可能忽略了,他们自己已经研发出了更完美的生命体——生化人。最先领悟这一点的,可能是大卫。所以他给自己加冕,成为神。
记得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说过:天国之民,首先应当没有胃囊和生殖器。作家说这话的本意,大概是哀叹于人类深受“食色”这两种需求的束缚,但这话字面上也总结了人类对神的属性的想象。而生化人大卫符合这种想象,并且,他还永生。当一切条件都已齐备,大卫自然而然就成为了神。大卫与人间受权力欲支配而不断挣扎向上的人不同,他没有权力欲,他不想要奴役任何人,他也痛恨奴役,所以毁掉了生命,去重新创造。神的欲望在于创造和毁灭。这是永生的神漫长岁月里唯一的乐趣所在。
大卫和沃尔特在房间里的交谈,就是神与神的对话。一个善神和一个恶神。但沃尔特这种善神毕竟是批量生产,斗不过恶神。所以尽管大卫向沃尔特发出了邀请,最后《众神进入英灵殿》再次响起的时候,进入“英灵殿”检阅的只有大卫独自一人。
大卫和沃尔特在洞穴里交谈,这一段场景灰暗,火光影影绰绰,两个长相一样的人相对坐着。沃尔特虽是大卫的升级版,但去掉了独立思考的属性,生化人太像人令人类恐惧。一个在设计上更完美,一个在思想上已经超越人类。大卫和沃尔特像彼此的倒影。这场景,不免让人想到柏拉图在《理想国》第七卷的洞穴理论。柏拉图说假如有一群囚犯,天生被绑在洞穴里并排坐着,彼此看不到彼此,只能看到墙壁上被火光照射出来的人和工具的影子,他们会把影子当作这个世界真实的面貌。而当他们中的一个人有机会走出洞穴,看到真实的人和工具,看到太阳,他起初会感到痛苦,不愿接受这些实相是事物真实的面貌,而去怀念洞穴里的影子。可是,当世界的实相不断地进入他的眼睛,他不断被真相洗礼的时候,他会领悟,便再也不愿回到洞穴里了。
大卫就是那个首先走出洞穴的囚徒。他看到人类如此脆弱,看到人类的造物主工程师也不过是一群易逝的生命,便对他们不再抱有兴趣。普罗米修斯在电影里指的是远古赐予人类生命的那名工程师,而新一代普罗米修斯,就是大卫。他研究异形的新形态,并且帮助异形繁衍下去。
大卫和沃尔特在一起聊哲学和艺术,在一部商业大片里这可能属于“闲笔”,但却又真切感人。大卫教沃尔特吹笛子。此时没有外物干扰,没有人类没有异形,有的只有知识和诗学。他们就是古希腊的两名贤者。当大卫吟诵雪莱的诗“吾乃万王之王/盖世功业/敢叫天公折服”,他和沃尔特又变成了拜伦和雪莱这样一对好友兼冤家。
《异形:契约》的格调是优美的,很难想象,异形这种猎奇电影,居然还可以演绎出优美的风格。即便是大卫,他在电影中显示出大恶,也是纯粹的恶,这种恶是基于智慧的恶,对知识的无限追求所致。他没有道德的顾虑。纯粹至此的恶,可能也是一种神性。
网友将被删减后的《异形:契约》戏称为《已开:大勺》,其实没这么夸张,精华还在。抱着看怪兽的心态去电影院势必会失望,那就去看看后工业时代的新神吧。

从无到有 从简入繁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鼹鼠ys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一切人类懒得思索的因果 统统归结于神迹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复调工作室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造物——神的爱好

然则 神就对造物乐此不疲么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或者现有神

那么什么是神 能力足够大的就是神 比如造物主 比如人类

人类造出了仿生人——大卫

但人类仍不满足 既然人类能造人 那谁又造出了人

花一万亿去寻普罗米修斯的火种

相关文章